位置:主页 > 思想汇报 >
无事酒风波起人情还是债?
发布日期:2022-08-03 08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重庆的一些偏远区县,除红白事、生日办酒外,升学酒、搬迁酒铺天盖地,甚至猪下崽了也要办酒,村民们一年送礼达到一两万元,多的有四五万元。

  “‘整酒风’变成了‘整酒疯’,人情债成了还不起的债……”当前,“无事酒”盛行已成为重庆部分地区基层群众难以承受之重,多的一年要参加100多场酒席。一些村民不堪“无事酒”重负,甚至编了顺口溜:年年“整酒”有搞头,两年“整酒”打平手,三年才办冤大头。

  “我因收入微薄,实在无法承担太多应酬。凡属丧葬、嫁娶之外,所有酒席拒绝参加,望各位亲朋好友、父老乡亲多多理解,实属抱歉。”前不久,重庆市石柱县桥头镇赵山村的乡村医生谢金华,写下一纸告示:“拒绝无事酒”。

  谢金华告诉记者,从自己记事起,当地就有人办酒席,但由头基本局限于婚丧嫁娶等大事。但近年来,“整酒”的味道越来越不对了。“搬家酒、生日酒,这些越来越多,而且占了主力,你整我也整,‘无事酒’打堆堆。”

  今年36岁的谢金华,妻子没有工作,还有两个孩子,一家人全靠他每年4万元左右的工资生活,每年八九千元的酒席礼金超过收入的20%,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堪重负。

  “我对亲朋没有怨言,历来也是逢喊必至。”他无奈地说,今年春节前后,竟“吃”了31次宴席,其中只有4次是“结婚酒”,其余27次都是“搬家酒”。给“吃”打上引号是因为他并没有每家都到场,“人没到,但份子钱要到。”他给的份子钱多则200元,少则100元,一下就送出了4600元。

  至少两年前,谢金华就有了退出各种“无事酒”的念头,但每次与父母、兄弟谈及这个想法,他们都拼命阻拦:“别人过得下去,你怎么就过不下去?不要当这个出头鸟。”

  因为行医,村里每个人都认识他。站在办酒席者的角度,如果不邀请谢金华参加,显得缺乏尊重;而谢金华接到邀请后,“如果不去,也不好”。由此,来来往往的酒席将村里人带入一个彼此都感觉为难的恶性循环。“面子”让大家难以开口要求按下暂停键,于是形成一个更大的螺旋,“整酒”的风气愈演愈烈。

  很快,谢金华所在的赵山村村委会也贴了一份《公告》拒绝“无事酒”,表示赞同谢金华的做法。

  《公告》称:“即日起,凡属违规整酒(学生酒、满月酒、乔迁之喜丧葬牵头接礼等),仅允许简办婚庆丧葬,其他一律不予参加。望全体村民、基层干部自觉遵守监督。”

  尽管张贴告示之后引发的结果,超出了谢金华最初的预想,但他告诉记者,拒绝“无事酒”的立场,自己不会改变。中国是一个强调人情往来的社会,这么做,可能会有人说自己不合群、小气。“但我这么做了,最后的效果是多数人很满意、很支持。这让我很欣慰。”他说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,这件事反映出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,当今的酒席到底是为情?还是为利?

  如何引导广大群众转变观念,杜绝“无事整酒”,成为当地党委政府思考的问题。巫溪县委县政府尝试“总管讲堂”这味“土药方”,将农村红白事的“CEO”培养成为文明新风的倡导者,竟取得了奇效。

  就这样,巫溪500余名农村“总管”被政府“收编”,在接受县政府统一组织的规范培训后,重新活跃在酒席宴会之间。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深入摸底,对负责区域内的临时性、隐蔽性、分散性违规整酒行为进行及时劝导,而且以身作则,自己带头不“整酒”,既是宣传节俭新风的“文明劝导员”,更是“标杆”。

  与此同时,地方政府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红白事说词和文明劝导顺口溜,编印了千余册《“总管”锦囊》口袋书供推广使用。各村社陆续制定出台了“整酒禁令”,将治理“无事酒”写入村规民约,通过组织居民大讨论、创新宣讲方式等措施压缩“无事酒”频率。

  彭丹是巫溪县尖山镇的一名个体户,她有个专门的账本记录份子钱。在这个账本上记者看到,两年前她平均每年交份子钱4万多元,自从整治“无事酒”后,年均仅3000元左右。“整酒风气刹住了,我的负担轻多了。”彭丹说。

  据统计,仅2016年,巫溪全县劝导停办了500多起“无事酒”,直接节约宴请资金500多万元,避免人情送礼2000多万元,操办“无事酒”的场次同比下降90%以上,受到全县干部群众的好评。

  在采访中,村民对记者说:以往我们办酒席,乡里邻间都会派人到酒席当事人家里帮忙,尽一份人情,帮忙的一人可以在那家吃酒席,不交份子钱,但是其他没有帮忙的亲戚便要出份子钱,以表情谊,不然以后乡里邻间往来都不好意思,还要生活在一个村里,出门不见抬头见。

  “无事酒”究其根源,人们被所谓面子、“规矩”绑架着,裹挟其中、身不由己,人人深恶痛绝,人人却难以逃脱。“无事酒”之风,助长了奢侈浪费,庄稼人辛辛苦苦的“票子”都扔给了“馆子”和“面子”,又让人背负了沉重的“人情债”,人们在其中更难寻从前的浓浓人情味。沉重的礼金过度强调了“礼”的物质存在,却歪曲了“礼”的内涵,本来增进感情、互帮互助的美德,却变了色彩和味道。

  巫溪县纪委书记张治民称,“根据我们整治的经验,村规民约很好地填补了制度的漏洞。但要让村规民约落到实处,还需要从党员干部抓起。一方面要求党员干部以身作则,引导民风好转;另一方面还要对其严格责任追查,以防‘无事酒’整治措施落实不到位。”

  巫溪县委书记唐德强表示,县委县政府将组织更多积极向上的活动,通过党风带动政风民风的好转,促进巫溪经济社会更好地发展。

  面对“无事整酒”风,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教授李萍认为,“大操大办的铺张宴请风的确已成为群众不小的负担,政府有责任采取措施遏制‘歪风’,但规范不宜‘越界’,不能超过法律法规的授权,限制群众置办酒席的正当权利,模糊‘公私’界限。”

Power by DedeCms